当前位置: 首页>频道列表>国际财经广角
变革、改革中的英国银行业

一、当前英国银行业的现状

英国银行业以劳埃德银行(LLOYDS)、苏格兰皇家银行(RBS)、巴克莱集团(BARCLAYS)、汇丰集团(HSBC)四大本国银行集团为支柱,在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冲击下,暴露了很多经营弊端,面临着诸多问题。

(一)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余波未平。受国际金融危机的直接冲击,受到挤兑的英国北岩银行被政府收购了100%的股权,经营状况骤然恶化的苏格兰皇家银行、劳埃德银行先后被政府收购了83%41%的股权,耗费了政府巨额救助成本。目前,苏格兰皇家银行受到2007年参与对荷兰银行(ABN AMRO)收购的影响,劳埃德银行受到2008年在金融危机时期收购苏格兰哈里法克斯银行(HBOS)的拖累,经营状况仍未有明显起色,连续2年仍处于较严重的亏损中。即使是盈利状况较好的汇丰集团,其在欧洲的业务2012年也亏损了21亿英镑。

1:英国四家主要银行税前利润一览表

 

2010

2011

2012

LLOYDS

2.81亿英镑

-35.42亿英镑

-5.7亿英镑

RBS

NA

-7.66亿英镑

-51.65亿英镑

BARCLAYS

60.65亿英镑

58.79亿英镑

2.46亿英镑

HSBC

120亿英镑

140亿英镑

127亿英镑

其中:HSBC(欧洲)

NA

30.3亿英镑

-21亿英镑

根据各行年报资料整理。

(二)银行业混业经营留下风险隐患。1986年英国允许银行提供包括证券业务在内的综合性金融服务,从“分业”走向“混业”经营已历经27年。一家银行集团往往兼营投资银行、商业银行、零售银行等多种业务,多数情况下集中在银行内部管理;而银行集团兼营的保险业务,则主要是控股子公司形式的保险公司,相对独立运营。混业经营提高了资金的周转效率以及利润率,极大地促进了银行业的发展。但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混业经营也暴露出种种弊端,投资银行因过高的杠杆率、过高的风险头寸,会将风险连带给零售银行。2007年北岩银行因投资亏损陷入流动性危机,引发了储户挤兑而被政府收购;2008年苏格兰哈里法克斯银行因过度依赖批发业务和投资亏损,引发储户挤兑,被政府售给了劳埃德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为发展投资银行业务,过度扩大其结构性信贷和金融杠杆率,特别是收购荷兰银行的决策使自身一度陷入倒闭危机。2012年春,摩根大通首席投资办公室驻伦敦的一位绰号为伦敦鲸鱼的交易员在合成债券上做多失败,导致公司直接损失约20亿美元,被称为“伦敦鲸”事件。投资银行业务的盈亏会对公司整体经营状况产生较大影响,已给英国银行业敲响了警钟。

(三)银行业高管薪酬备受诟病。国际金融危机之后,银行高管薪酬备受关注,特别是在较保守的英国,银行业高管因持有较高的薪酬而受到了公众持续不断的质疑和批评。但为了维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英国政府对银行高管薪酬持有模棱两可的态度,一方面不时地附和公众对银行高管薪酬提出批评,在薪酬监管方面出台了《薪酬实践守则》另一方面却未采取实质性措施,对高管薪酬的安排持默认态度,并且反对欧盟关于确定薪酬上限的提议。

 

22012年四大银行高管薪酬情况

银行

薪酬超过1百万英镑的高管人数

主要负责人

薪酬

2012 业绩

LLOYDS

20

CEOAntonio Horta-Osorio

250万英镑

亏损5.7亿英镑

RBS

95

CEOStephen Hester

327万英镑

亏损51.65亿英镑

BARCLAYS

428

CEOAnthony Jenkins

260万英镑

盈利2.46亿英镑

HSBC

204

CEOStuart Gulliver

743万英镑

盈利127亿英镑

数据摘自有关年报和Financial Times网络新闻。

 

(四)违规经营导致监管部门的罚款。在以利润为主导的经营理念下,银行业的“市场操纵”和“恶性竞争”,成为伦敦金融市场健康发展的弊病。一是操纵市场利率。2012年,巴克莱银行因2005年至2009年期间操纵伦敦银行间拆借利率(LIBOR)和欧洲银行同业欧元拆借利率(EURIBOR),被处以巨额罚款,并导致三名高管辞职。违规操纵利率事件涉及市场多家大型银行,均被英美监管部门进行了处罚。二是违规销售贷款保险。英国大部分银行都曾向小额贷款、住房贷款的申请人推销了贷款保险,向其收取5-30%甚至更高比例的保险费,而这些人并不需要这些保险,或者根本不具备被保险的资格。三是违规销售金融产品事件。据监管部门披露,英国多家银行自2001年以来共向小企业错误销售了4万多件利率对冲产品,利率大幅下降使企业蒙受了损失,银行需向对蒙受损失的企业进行赔偿。

 

 

 

3:大型银行遭金融监管部门罚款情况

银行

罚款额

违规情况

监管部门

BARCLAYS

4.5亿美元(2012

操纵LIBOR

英国金融服务局9280万美元;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2亿美元;美国司法部1.6亿美元

RBS

18.05亿美元(2013

操纵LIBOR

英国金融服务局8.75亿英镑;美国司法部1.5亿美元;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3.25亿美元

HSBC

19.21亿美元(2012

美国分支机构违反反洗钱规定

美国司法部及监管机构

2.49亿美元(2012

在美国违规发放房贷

美联储

STANDARD CHARTERED

3.4亿美元(2012

违反美国洗钱法律

美国司法部及监管机构

UBS

15亿美元(2012

欺诈、贿赂经纪商和普遍操纵全球基准利率

英国金融服务局1.6亿英镑;美国司法部和期货交易委员会12亿美元;瑞士监管机构5900万瑞士法郎

英国多家银行

数十亿英镑赔偿(2013),已计提准备

不当销售复杂利率风险对冲产品给小型企业

已初步确定,但尚未作出处罚

根据Financial Times等网络信息整理。

二、英国银行业适应形势的自我调整

英国银行业在违规处罚、市场环境不佳等多重负面因素的影响下,既要逐步消化应对危机的成本,也要满足日益严格的监管需求,普遍面临着较大的经营压力。但是,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拥有竞争力较强、人才众多、市场发达的优势,其银行业仍然具有自我调整、自我革新的发展动力和活力。

(一)战略调整:压缩行业战线,回归做强主业。金融危机以来,银行普遍面临资本金短缺的局面,迫于实施《巴塞尔协议Ⅲ》的压力,主要银行均采取了“突出主业、做强主业”的策略。一是业务性转变。主要银行收缩战线甚至缩减规模,以便在所擅长的业务领域投入更多精力。汇丰集团于2009年起就实施了保险业退出策略,并于20122013年出售了所持中国平安的股权94亿美元,此外,汇丰集团在2012年共处置了与主业关联度不大的26项股权,以便集中精力开展银行业务。苏格兰皇家银行和劳埃德银行由于政府持股,均采取了力求自保的收缩策略,以应对更严格的资本要求。苏格兰皇家银行于2012年有意将316家分支机构卖给渣打银行,劳埃德银行于2013年有意将632家分支机构卖给合作集团(Co-Operative Group),虽然由于经济前景和机构本身的原因均未交易成功,但出售意向一直未改变。二是地域性转变。主要银行面临增长压力和监管压力,大都放弃了全球扩张的战略,而是在具有竞争力的地区投入更多精力。比如,汇丰集团在美国的分公司美国汇丰银行,2012年风险加权资产占集团的22.2%,税前利润贡献仅有11.1%,而香港汇丰风险加权资产占集团的9.8%,税前利润贡献就有36.7%,新兴市场尤其是亚洲市场无疑是汇丰集团发展的重点区域。像苏格兰皇家银行、劳埃德本土特征明显的银行,则明显放慢了全球化的脚步,仍偏好于英国本土业务。

(二)资本管理:注重提升资本,提高透明度。在《巴塞尔协议Ⅲ》逐步实施的过程中,为了满足监管要求,英国主要银行采取了充实核心资本、杠杆率达标、提高透明度等措施。在充实资本方面,由于核心资本定义标准提高、市场资金供给有限,银行很难使用债务工具或配股融资来补充资本,比较可行的就是用留存利润转增资本、降低风险加权资产规模这两种方式。由于利润转增资本时间较长,因此,最大限度降低风险加权资产规模,已形成银行高层和业务一线的统一理念,即使是放弃一定收益,也不能超过风险加权资产规模的增长限制。在透明度方面,主要银行均能做到主动披露公司治理、薪酬、经营业绩等重要信息。20134月,英国的主要银行主动公布了杠杆率,成为全球首批按照标准化方式披露杠杆率的银行。除巴克莱银行之外,其他主要银行均满足《巴塞尔协议III》杠杆率为3%的临时最低要求。

42012年英国主要银行杠杆率

 

BARCLAYS

LLOYDS

RBS

HSBC

STANDARD

CHARTERED

杠杆率

2.8%

3.1%

3.1%

超过3%

4.5%

备注:1、银行杠杆率=[(一级资-扣减项)÷调整后的表内外资产]×100%

2、《巴塞尔协议III》暂要求杠杆率最低3%(政策观察期),中国为4%

(三)风险控制:明确风险偏好,巩固三道防线。英国监管当局将银行“风险偏好”作为公司治理监管的重要内容,要求银行应当根据宏观形势和自身经营策略,制定明确的“风险偏好”并在公司内实施。在风险控制上,英国主要银行强调了“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是业务风险管理,即业务一线人员要注重防范交易风险。特别是在金融产品交易方面,银行已大幅调低了对交易员风险敞口的额度限制。第二道防线是合规和风险管理,银行通过合规和风险部门控制风险,自行压力测试,对业务经营是否合规负有重要责任。第三道防线是银行内部审计部门,通过“风险导向”或“以风险为中心”的原则,开展“合规审计”和“风险审计”,确保有效控制运营风险。第一道防线因业务人员存在利益和风险的比较,很难做到稳健经营;第三道防线属于事后管理,发现风险往往为时已晚;因此,第二道防线最为重要,可直接监控风险。目前,加强第二道风险管理已成为监管部门和银行的共识,在人力安排、风险控制技术方面都予以倾斜。

(四)业务发展:开辟新业务种类,寻找利润增长点。伦敦的金融市场庞大,往往以全球视野开辟新的业务,领先全球市场。一是发展离岸人民币业务。伦敦银行业认为2018年前后人民币将实现完全可自由兑换,实现由“贸易货币”、“投资货币”“储备货币”的三步重要转变。20124月,伦敦金融城发布了《伦敦金融城倡议》,提出要将伦敦发展成为国际人民币业务中心、产品中心,汇丰集团、中国银行、巴克莱、德意志银行、渣打银行都是倡议成员。二是发展私人财富管理。虽然历经金融危机,但经过多年的经济增长,据估计全球可供管理的私人财富已达到数十万亿美元。由于英国主要银行均在企业融资、投资银行等各方面具有专长,发展私人银行具有天然优势,不仅会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也会为其他业务奠定客户基础。

 

三、英国银行业监管的改革

金融危机爆发后,英国政府提出了一系列的监管改革方案,提出对金融监管体系进行全面改革,突出体现了“金融稳定、严格监管、权益保护”的理念,并在监管政策上与欧美保持原则一致,维护着伦敦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一)监管体制的改革。201341,根据《金融监管改革方案》,英国金融监管体系由“英格兰银行、金融服务局、财政部”三方监管模式,调整为“双峰”监管模式:在英格兰银行管理下,设立金融政策委员会(FPC),该委员会从宏观层面监控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并负责协调和指导金融监管机构。同时,将原金融服务局(FSA)分拆成立金融审慎监管局(PRA)、金融行为准则局(FCA),英国将以PRAFCA为主要监管机构的金融监管体制称之为“双峰模式(two peaks)”。PRA负责对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保险公司等1400多家大型金融机构进行审慎监管;FCA负责约26000家金融机构的行为监管、产品监管和保护金融消费者,以及不在PRA管辖范围内的金融机构审慎监管。PRAFCA对风险的容忍度更低,将采取更主动、更强硬的监管手段。 


(二)监管理念的转变。伴随英国监管体制的改革,英国监管当局的监管理念也在转变。一是从“混业”走向“分业”。英国监管当局的宏观审慎主要体现在监管体制改革、落实《巴塞尔协议Ⅲ》以及引入“圈护”(ring-fencing)理念。20114月,英国银行业独立委员会提出了“圈护”的建议,意将风险程度较高的投行业务与风险较低的零售银行进行隔离,以独立的公司运营,建立“防火墙”,禁止零售银行的沉淀资金用作高风险投资业务,并建议到2019年之前逐步实施。欧盟发布了“利卡宁报告”,也提出了“分业”的理念,比如投行业务超过零售业务量的15%就应该分离。鉴于“分业”可能会降低银行业的竞争力,增加银行运营成本,英国仍在研究如何实施“圈护”政策。二是限制大银行并激活竞争。为了激活银行业竞争,英国监管当局拟限制大银行和降低行业进入门槛,鼓励银行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激活信贷,为经济增长提供支持。三是关注消费者权益保护。为了保护消费者、促进公平交易,针对市场上的违规行为,监管当局要求银行必须根据客户需求详细解释每一项金融产品的风险和收益,体现了保护消费者、保护弱势群体的监管理念。

(三)监管技术的革新。一是提出金融产品交易市场限制。2012年,英国监管部门要求所有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员,都只能在一个市场内进行交易,而不能向以前可以横跨金属、外汇、股票、债券等市场进行交易,以降低交易风险。二是提出了衍生品场内交易的建议。英国的监管当局和部分银行人士都提出过将衍生品交易纳入场内的建议,以提高透明度,加强衍生品的监管。但由于衍生品场外交易的习惯,银行交易员尚难以接受,场内交易的金融基础设施和交易规则均有待构建。三是强调金融从业道德。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操纵丑闻对伦敦金融城的声誉造成了很大损害。为了挽回声誉,英国特许证券与投资协会近期通过了一项规定,要求经纪人和资本市场交易员在参加职业资质考试之前,必须通过一项道德测试,使伦敦成为首个要求相关从业人员先通过道德测试的国际金融中心。

(四)英国财政部的重要作用。在本次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中,英国财政部的作用得到进一步强化。在职责分工上,财政部将主要在三个方面发挥作用:一是强调所有涉及公共资金的决定仍将由财政大臣负责,在银行特别处置机制中,央行必须向财政部及时提供决策所需的一切信息。二是对金融政策委员会(FPC)的职责和目标具有最终解释权, FPC通过财政部向国会负责。同时,财政部在FPC中派出一名不享有表决权的财政部代表,提供政府关于宏观经济形势的评估情况,提出政策建议,分析FPC决策对财政的影响,确保其政策方向与政府保持一致。如果拒绝财政部的指导,FPC应向财政部进行书面报告。三是对金融监管和银行薪酬等提出意见。财政部在金融监管领域中的“声音”得到加强,可以对宏观审慎监管措施、PRA审慎监管业务范围、FCA产品监管规则和范围等“特定领域”提出意见。此外,根据20129月英国颁布的《薪酬实践原则》,前FSA是银行薪酬的主监管部门(改革后为PRA),但每年要向财政部报告金融企业有关薪酬的做法及其对金融稳定的影响,分析薪酬机制中威胁金融稳定的因素,必要时向财政部提出薪酬改革计划。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webmaster@mof.gov.cn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