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频道列表>财经论坛
邹加怡:永不终结的历史
——重读《共产党宣言》

  国际司司长  邹加怡

  我第一次读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共产党宣言》,是在中学时代,当时是怀着“句句是真理”的崇敬心情。时隔三十多年,我已是一名有了二十八年党龄的共产党员,经历了改革开放,也曾在当代资本主义的核心美国工作生活了多年。在党的十八大召开之际,我又重读了这部构筑共产党人政治信仰的经典之作,感慨良多。

  斗转星移,真理之光不熄。

  《共产党宣言》发表距今已有160多年,而它对资本主义本质的深刻揭示却仍在为现实所不断证实。

  关于全球化:“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资产阶级挖掉了工业脚下的民族基础。它迫使一切民族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这不正是今天客观存在的现实吗?今天的全球化依然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的全球化,因而是不对称的,充分的资本全球化与不充分的劳动力全球化造成了全球化过程中的各种矛盾。资本的跨国界流动使产业跨越了民族基础,而生活在民族国家的劳动者却经常要承担资本流动、产业转移带来的后果,民族国家的政府一方面要顺应资本自由流动的要求,一方面要满足劳动者就业和社会保障的需要。今天我们在财经外交工作中经常需要应对的各国产业竞争加剧、贸易投资保护主义盛行等无非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资本与劳动的固有矛盾在全球范围内的延伸。然而,《宣言》也提示了经济全球化将为新的更加和谐的国际秩序创造条件:“随着资产阶级的发展,随着贸易自由的实现和世界市场的建立,随着工业生产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活条件的趋于一致,各国人民之间的民族分隔和对立日益消失”。“人对人的剥削一消灭,民族对民族的剥削就会随之消灭”。放到今天的历史条件下,也就是说,一旦实现了全球化收益为世界大多数人共享,建设和谐世界就成为可能。说到底,还是要解决1%与99%的关系问题。

  关于经济危机:“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资产阶级用什么办法来克服这种危机呢?一方面不得不消灭大量生产力,另一方面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这不过是资产阶级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办法,不过是使防止危机的手段越来越少的办法”。这段话像一台X光机,可以为当前国际金融危机、欧债危机、美日财政危机作使之原形毕露的透视。这些危机的本质都是由于当代发达国家的资产阶级拒绝提高工资和税收,使收入分配的不平等日益扩大,从而迫使政府和市场通过积累公私债务来创造维护资本主义生产所需要的不断扩大的有效需求。而目前发达国家应对危机的政策手段的确越来越少,只能通过“去杠杆化”来消除过剩生产力,通过“量化宽松”来向全世界转嫁危机。

  实事求是,洞察历史轨迹。

  尽管《宣言》是宣告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彻底决裂的檄文,但它对资本主义的分析始终采取了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与理性精神。

  关于资本主义的历史地位:“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宣言》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批判是以充分肯定前者的合理元素和进步意义为前提的。下面这段《宣言》中批评“德国社会主义”的话发人深思,它反映了马、恩对资本主义历史地位和建设社会主义历史规律的认识:“德国的社会主义恰好忘记了,法国的批判是以现代的资产阶级社会以及相应的物质条件和相当的政治制度为前提的,而这一切前提当时在德国正是尚待争取的”。这段话对我们的启示是,建设社会主义必须遵循历史发展的规律,对于没有经历过发达资本主义的国家而言,不能用前资本主义来批判资本主义。我认为这并不是说落后国家只能从头“补资本主义的课”,而是在根据本国发展阶段建设社会主义的制度设计中,应当充分吸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最具生命力的元素,即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基础作用,在这一基础上,才能通过制度创新,用社会主义的价值目标来规范和改造市场经济。我们追求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首先应当是充分发展的市场经济,但她比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境界更高远,目标更伟大,不是为了少数人发财致富,而是服务于大多数人的共同富裕。

  与时俱进,创新之路无尽。

  反对教条主义、坚持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的制度创新,这是贯穿《宣言》的最可贵的精神。

  关于制度创新:“现代的资产阶级私有制是建立在阶级对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剥削上面的产品生产和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备的表现。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马、恩认为解决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必须靠彻底的制度创新,他把这种制度创新概括为“消灭私有制”。过去,我把它仅仅理解为消灭私人占有生产资料这样一种所有制形式,但却忽略了马、恩提出“消灭私有制”的根本出发点。《宣言》其实对此作了深刻的阐释:“我们要消灭那种以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没有财产为必要条件的所有制”。马克思所要消灭的不是私人占有财产这种形式,而是要消灭以少数人剥夺多数人的财产为前提的这样一种生产关系。其根本目的是让大多数人都拥有财产,实现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的直接结合。当前我们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本制度,理应把让大多数人拥有财产作为题中之义,这符合马克思主义所有制理论的本质。

  关于反对教条主义:“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但是《宣言》是一个历史文件,我们已没有权利来加以修改”。这是1873年《宣言》再版时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撰写的前言中所强调的。在《宣言》撰写仅仅25年之后,马、恩就提醒读者,《宣言》的一些具体观点已经过时,对《宣言》原则的运用不能搞教条主义。难能可贵的是,马、恩并没有对《宣言》中不合时宜的观点作修改,以显示自己的一贯正确,而是尊重历史、承认《宣言》的历史局限性。这是彻底的历史唯物主义,唯其如此,《宣言》的力量才穿越时空。

  读完《宣言》,我在想,如果马克思、恩格斯还活着,他们会怎样剖析今天的世界?在美国工作时,我认识一位美国朋友,是能源问题专家。一天,我和他讨论金融资本投机造成石油价格无序波动时,他说:“资本是一种权力,权力必须受到制约,因此,资本也必须受到制约。马克思如果活着,他一定会这样说”。我感到,所言极是。

  任重道远,理想之火永存。

  历史没有终结,历史不会终结。《共产党宣言》所代表的对旧世界的深刻批判,对新世界的热烈向往,对制度创新的理论远见和实践勇气,仍将激励我们为公平正义、为共同富裕、为和谐社会、为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而奋斗。让我们记住先贤关于理想境界的描绘吧:

  “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2012年12月18日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webmaster@mof.gov.cn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